? ?西樓尋夢   悠然,颶風咋起,漫天卷起風沙,颶風愈來愈猛,愈來愈暴。連連旋轉,逐漸形成一條龍卷風,不斷卷刮,所到之處,沙礫,巖石皆被吸入龍卷風內。然后順勢被旋卷到浩瀚云端.......   八月十五,午時三刻!   ------生死漠,困仙八卦坑,方圓近十里,有“飛鳥不渡,走獸不入”之稱。傳說,既是神仙到此,也難安然出去,故,得名“困仙八卦坑”,又稱整個沙漠為生死漠!   此時,驕陽似火,爆曬大地。毒暴的陽光似乎要將沙礫,石子熱化為沙汁!驀然,一聲巨響,龍卷風嘎然而沒。化為烏有。被龍卷風刮卷到空中的沙礫,碎石下雨般飄落下來。使整個困仙八卦坑一片黃昏模糊。忽地,兩道人影自空中一瀉千里之速斜飛下來。腳底著地,真氣由足底涌泉穴竄出,圈圈漣漪氣波,由腳底涌泉穴為中心向外快速擴展,剛落地的沙礫碎石再次被真氣化成的漣漪式氣波震蕩到高空。   “嗵”氣波在二人中間相遇,一聲暴響,互相炸開。周圍沙礫石子震碎成沙粉,簌簌飄落,兩人各退七八步。   黑衣人緩緩從背后抽出五尺長呈紫金色薄刃厚背月牙形式砍刀。此刀有名為“劈地紫金刀”又喚“劈地刀”。緊握在手,眸視白衣人,露出無限殺氣。“錚”醫生翠響,一抹刺眼綠光,白衣人已將寶劍抽出,此劍長五尺五寸,色為深綠,劍身如“S”狀。劍尖長三寸,如一根繡花針般粗細,經陽光一照,泛出點點寒光。在飄落的沙粉中,顯得那么地醒目,那么地駭人。仿如黑暗中自魔王眸子發出的幽幽綠光。 此劍亦有名“開天墨綠劍”|又叫“|開天劍”。與“劈地刀”同屬一人所籌。料為玄鐵,冰鐵與西域黑鐵,混合而成。利可碎石斷鐵。(三百年前,曾為世人視死爭奪之物,后落入東門世家第三代家主東門一劍與西門世家第二代家主西門神刀二人手中,又聯合當時武林近四百名一流高手,擊殺一位武林狂人,狂人名叫“天昊”。 此人有四大駭世神功,一為“神龍游步”輕身功夫,比之“一葦渡江”“平步青云”等輕功,不僅在速度上超越一籌,在高度上也比“一葦渡江”略高一丈。二是“宇宙霸王拳”純為以剛克剛為主。少林“金剛掌”“伏龍一十八掌”武當“海威掌”等無一不是以剛克剛武功,但遇到“宇宙霸王拳”就像一只綿羊站在白額猛虎面前一般,根本不能與之一搏,三是“吞噬大法”簡而言之,與鐵布衫乃異曲同工之原理,也就是刀槍不入,普通鐵器砍在身上,如抓癢般,稍和鐵布衫不同之處是鐵布衫雖不怕刀劍,卻吃不消長掌力,拳力或指力。 它們都是以真氣震內臟,這一點是鐵布衫致命的一點。而“吞噬大法”就不同與鐵布衫,掌力,拳力,指力打中身體,立即被吞入并噬滅干凈,比如,你拿著肉包子打狗一樣,一個肉包子打過去,不但傷不到狗,肉包子反被狗食掉,反而言之,狗總有吃飽的時候,就是說,“吞噬大法”并非不謂刀槍,不怕掌力,只是抵擋一小部分而以。 最后一樣武功,也就是最厲害的功夫,乃“擴音震”獅子吼。一吼出口,方圓百里功力不抵發功之人,聞之不死既重傷。天昊就因常常發吼“擴音震”令千萬人死于無辜。被視為武林罪人,故聯手殺之在地獄山頂。經過一場駭天血戰,四百人中僅東門一劍與西門神刀存活下來,包括狂人天昊也被“開天劍”,“劈地刀”壁合斬殺于地獄山萬丈深崖里。自此,“開天劍”正式列位東門世家傳家之物,西門世家亦同。)也怒目看著黑衣人,手一抬,挺劍指向黑衣人,過了好久。才驚訝道:“是你?”   “會是你”黑衣人亦有點不信。   沙礫,石子夾雜著沙粉完全落飄與地,才看清二人面貌,兩人均為三十上下年紀,六尺身材。黑衣人:武眉郎眸,挺鼻梁,稍厚嘴唇,唇上有兩道胡茬,鐵青著臉,顯得異常剽悍,寬肩厚胸,熊腰虎背,直立一站,一股豪氣,一腔義氣,油然而生。白衣人淡眉深眸,空洞而又充滿生機,刀削鼻,薄薄嘴唇,雖無黑衣人那股剽悍遒健,卻顯出玉樹臨風,瀟灑狂傲的感覺。頭上綰一結,系著一書生巾,插一玉條兒,可看出昔日定是個嬉皮笑臉,笑口常開之人,今日,裝作一副嚴肅之態,一點都不合格,亦有點滑稽可笑。   三刻已過,未時已來,二人相互對峙著,仍沒有出手的意思。就在此時,五條人影如鬼魅般飄然飛入離二人百丈遠的亂石堆成的小丘后面。為首的是個年約半百,身高六尺余身材雄壯偉岸,須發皆黑白參半,高額骨,適中臉,方下巴,下巴胡須垂與胸口,雙眸深遠意長,令人琢磨不透,一身灰衣寬袍隨風飄擺,散發出一股大將氣魄。 后四者,右二人皆同一打扮,青衣青袍,袍上繪有各型各狀惡鬼,令人心悸。頭上倭髻,戴一玉簪。均三旬三四上下年齡,高六尺,孔武有力,但相貌平平,不同與眾的是,一人少一左眉,一人少一右眉。少左眉者手持雙戟,少右眉者拿一九截蜈蚣鞭。將鞭身纏幾圈與手里。大有一觸即發的樣子。左二人也是同一衣著。但衣服有點新鮮,一身黑衣似狗皮所制。緊緊纏在身上。胸前背后各繪一個骨骼頭。 不說他們那一身肌肉發達的怕人,但看身上那兩顆血紅骨骼頭,膽小的,不嚇死也嚇暈。兩人山羊胡均長五寸,竟辮成三條小辮。兩處太陽穴高高凸起,是個內外高手。頭上只有左右兩耳處方各留一綹頭發,辮成麻花辮。余下皆光光無發,看打扮不似中原人。一人右腰插一把匕首金刀,另一人左腰掛一柄一尺長的銀劍,倒顯得不同與眾。   少左眉的青衣人向灰袍老者道:“幫主,他們何故還不交手,莫非,識穿了我們的計劃?”   老者似很自信,道:“勿燥,好戲還在后面。”   “接招”黑衣人一聲輕喝,腳尖點地,身腰一擰,竄到半空,再忽地一轉身,“劈地刀”橫空一劃,一道紫金刀影砍向白衣人,刀影在半路中由一化二,再由二化四...待砍向白衣人不足丈遠時,已化為千百個刀影,齊唰唰共向白衣人。白衣人早有所備,見刀影砍至,手中“開天劍”左右一劃再上下一劃,左掌緊跟拍出,同時,向后暴退三丈,再一個竄身,躍到半空,手中“開天劍”一連七招,潑辣辣向黑衣人擊去,剛才,白衣人用開天劍劃出一個“十”字劍光,經左掌真氣一拍,立即幻化出幾十個“十”字劍光。迎向刀影,半路相碰,發出“啪啪”輕響,暴出串串火星,仍有大半部分刀影擊在白衣人剛才所立之處。炸出個人頭大小的凹坑。“鏘鏘鏘”眨眼間,二人在半空刀來劍去已交手十數回合...   白衣人在空中連踏空氣,踏使“浮萍凌立”空中式輕身功夫,忽地一個斜側身,“開天劍”刺向黑衣人雙足,同時提醒黑衣人:“西門兄,小心你的雙足!”   黑衣人聞言大驚,要知,人在空中,不比平地,若往下降“開天劍”恰好刺他小腹,若往后退,以他的功力,借空氣之虛氣以真氣化彈力向后退,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結果狼狽一點。若往一邊閃,“開天劍”趁勢向上一撩再橫空一劃,不好抵擋。若憑空往上飛,以他的功力,根本不可一試。白衣人這一記招式果然緊密陰辣。 時間不容思考,就在開天劍刺到雙足那一剎間,黑衣人雙足陡然向外暴張。如“大”字一般,與此同時,右手緊握刀柄,左手按刀背,自上而下,壓向開天劍。眼見劈地刀就要壓在開天劍時,白衣人手一縮,劈地刀壓了個空。白衣人手再伸,開天劍反刺黑衣人心胸部位。黑衣人更是吃驚,雙手一繞,橫刀硬擋來劍。 “鏘”一聲刺耳金屬鳴叫。開天劍劍尖刺在劈地刀刀背上。泛出點點火星。開天劍由于用力過猛,被劈地刀硬抵一下,折彎成半圓弧形,又一聲“叮”響,白衣人借劍彈力向后飄落。身形優美自然。黑衣人雖化險為夷,但開天劍勁道太猛。身不由己向下摔落。半空一個一百八十度側翻身,才穩當當落下來。看向劈地刀,被開天劍所刺之處,多了個針眼透明空窿。   白衣人在空中連翻兩個筋頭,才緩緩飄落落地。黑衣人道:“東門公子的開天墨綠劍竟刺穿我的劈地紫金刀,這份功力,讓在下心服。剛才所使的可是東門世家家傳“封神伏魔”劍法?”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不錯,剛才小弟所使的確是“封神伏魔”劍法最厲害的招式之一,還是奈何不了西門兄丁點。西門世家的“斬虎降龍”刀法,也是了不得。”   黑衣人道:“廢話就到此為止吧,今天,必須有一個人死在這里:”   “或許是兩個”白衣人一笑。   黑衣人望著他無語。   “好”白衣人笑容斂收,道:“西門兄,先出招。”   黑衣人也不在多言,劈地刀劃一長虹,當先一招“猛虎下山”一道白光,快如閃電,一招三式,分上中下三路,斬向白衣人,白衣人一旋身,避開黑衣人那一招,開天劍畫一圓圈。劍一挺,一聲龍吟,開天劍劍尖化為一條蛇頭,蛇頭一張,數百道形狀如針的劍氣射向黑衣人,黑衣人見勢不妙,劈地刀一連三招,上下飛舞。驀然一聲虎嘯。數百道劍氣卻停在半空,隨后,紛紛落地。白衣人身子一轉一旋,倒踩七星,劍一甩,蛇頭竟脫離劍身,閃電般飛向黑衣人。   少左眉青衣人向老者道:“幫主好妙計,這兩小子還是斗了起來。”   老者搖搖頭,似觀察出什么,道:“‘七劍見閻王’東門小濤劍法以快,準,辣為主,一般與人交手,不出七劍,對手必死與他劍下,這是他成名的原因。今天,他一共出了四十七劍,‘洛陽刀王’西門伊朗竟一點傷也沒見。‘洛陽刀王’畢竟是‘洛陽刀王’。豈非一般刀客。若真在‘七劍見閻王’東門小濤七劍之內敗亡,就說明‘洛陽刀王’乃虛名耳。他們好像未盡全力。到底想干什么...?”   “啊”一聲慘叫。黑衣人自半空中摔落,滾了幾滾,才支撐起來。嘴角已溢出一絲血跡。“噔噔噔”白衣人一著地,連退幾步。左肩“肩井穴”處已被劃破,殷血浸濕一片。   少右眉的青衣人道:“幫主,他們好像動了真怒,不消片刻,準有一人死掉!”   老者不言語,垂手與背后,靜靜觀戰。   “乒”兩人又對了一掌,各自退后丈遠。黑衣人將劈地刀狂舞。片刻,沙礫,礁石紛紛飛向黑衣人,愈來愈多,將黑衣人包圍在里面。黑衣人持刀一連七個三百六十度大旋轉。逐漸形成一個旋渦。由黑衣人為中心,快速地旋轉。悠然,一道十丈寬長的龍卷風卷向白衣人。眨眼間,白衣人被吞入龍卷風內。龍卷風發狂的攪天晃地,天空陡然暗了起來...   灰袍老者等五人,也等待知道最后結果。   夕陽暉暉晚霞淡淡   一片狼籍的沙漠中站著兩人,一黑衣一白衣。黑衣人被白衣人之劍穿膛而過,白衣人被黑衣人之刀破腹而入。鮮血如噴泉般汩汩噴出。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站著。血就這樣汩汩地流著。老者等五人就這樣呆呆地望著...   突然,兩人緊緊抱在一起,旋轉!旋轉!再旋轉!腳底之地竟裂開一道縫痕,一閃而沒。二人已被吞入無底地縫。   沙漠又靜了起來!   灰袍老者輕喝一聲,連踏輕身功夫。幾起幾落。已來到剛才二人打斗場地。大地已合并,看不出有任何裂開的痕跡。   “幫主”四人一起趕來。   腰掛銀劍的黑衣人向灰袍老者輯手道:“幫主果然好妙計,除去心頭大患。以幫主智慧與神功,要不了多久,黃河兩岸,長江南北皆屬于我‘地獄幫’所有。”   “‘四十九劍’‘洛陽刀王’還是沒有避過‘七劍見閻王’第四十九劍。可惜!他自己也死啦!”灰袍老者迎天大笑。笑聲如洪水崩潰,山岳齊倒,內力充厚,聲傳百里......   夜,悄悄地來臨,無月無星。顯得那么靜又那么寂寞冷悸。三更剛過。驀然,數十條人影出現在一座大院中。此院正是丐幫在洛陽的分舵。舵主名叫“肖玉坤”系七袋長老。全舵約四百人。除幾名守夜小丐外,余者皆睡。   數十條人影竄入走廊內。一人手一揮,眾人分散各處倒棕油,嘩然一聲,后院左廂房起先著火。緊跟著右廂房,前院相繼火起。漫天怒火無情地吞噬著房屋。守夜小丐見院庭失火,連呼大叫:“有人夜襲。。。快來救。。。”說至此,人已倒地身亡。睡著的乞丐被驚醒,紛紛起來應敵。

【地獄錄】第一章:玉石焚誰在布局的圖片

圖片來源網絡


心無丘壑,何以畫蒼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