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樓尋夢

秦檜呀害岳飛,留下百世奸臣名。

秦檜死后心不服,黃泉路下報閻羅。

閻羅翻開陽世薄,仔細閱后不由怒。

岳飛呀……岳飛忠心報國反被害。

一拍桌子站起來,喝道一聲“抬鍋來”!

八鬼抬來大油鍋,四鬼抱來干材禾。

兩鬼抬油倒進鍋,一鬼開始生火。

十鬼抬起那秦檜,哎兒呀依兒呀!

抬起秦檜扔進鍋!

血紅的火呦……金黃的油呀!

炸的那秦檜——哭爹又喊娘……

再說,那忠臣岳飛被害后心不服。

找閻羅說起那冤,又到出那苦哎!

非要閻羅下令把秦檜變成豬。

那秦檜聽后跪倒在岳飛面前,

噼里啪啦直呀直磕頭,

結果頭破血流差點命難守。

哭著喊著叫著,求岳飛呀放了他。

岳飛呀……心腸軟。

對著秦檜點點頭,秦檜慚愧低下頭!

可淚花卻呀卻——嘩啦啦地往下流!

閻羅一看這情景,怒暈了頭。

岳飛跪下求閻羅,不要把秦檜變成豬!

閻羅道:“岳飛呀!你呀你,秦檜可是害你的主兇,你怎么輕饒他。你---你,你糊不糊涂呀!”岳飛道:“秦檜已認錯,我不想得理不饒人。求閻羅,大發善心,饒了他。”閻羅一聽,尋思道:“這個心黑如碳,六親不認,賣主求榮的殲秦檜。如果在讓他投成人胎,除了貽害眾生,還會干啥?不行,不能讓他投成人胎。可…可岳飛求己放他一次。怎么辦……?”他不由大急。

但他急中生智,一拍腦門喜道:“對了,讓秦檜投胎成女人,岳飛投胎成男人,再讓月老幫個忙,讓他們結為夫妻。如此,方可壓住秦檜的黑心。”

閻羅大喝:“牛頭馬面,拿迷魂湯來……”

喝過湯,二人被牛頭馬面扔下人間……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個萬金少爺。”一個丫鬟邊跑邊叫。進了一間廂房內,向一個年約三十的男士行了個萬福道:“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夫人生了萬金少爺”

那個男士聽后,長長吐一口氣。對著屋頂喜道:“天憐我也,我張元寶終于有后了。這下,我心中的石頭也落地了……哈哈哈……”

與之同時,另一家也有一名丫鬟邊跑邊喊:“老爺…老爺…夫人生了個千斤小姐……”叫著朝后花園跑去。見一男子在后花園觀花,行了個禮,小聲道:“回老爺,夫人生了個千斤小姐”“哎”那男子聞言后,一屁股跌坐在一旁石登上。嘆道:“我王發財前世做了什么孽啊,連個接后的也不給我……”

一家客店里有兩個人在談話,聲音不大,卻字字入耳。只聽其中一人道:“王賢弟,何事讓你垂頭喪氣,不妨說出來,一側,消一消心中不愉,二側,讓愚兄幫你一把。”那人嘆道:“張兄,我沒你有福氣,你娘子為你生個接后的,我娘子---卻為我生個不中用的”感情這兩人一個是張元寶,一個是王發財。走近一看,不是他倆?又是誰人?坐在窗邊的是張元寶,背對門的是王發財。

王發財長嘆一聲,又喝了一口酒道:“命苦兮,天公不作美,故滅我兮,我又有何法?”

張元寶隨之也喝一杯酒,笑道:“賢弟,愚兄有一事,不知賢弟答不答應?”

王發財夾了一塊肉,聞此言,又放下道:“何事?只要我王發財幫的上的,盡說無妨”

“喝,賢弟,我敬你一杯”張元寶道:“賢弟娘子生的是千斤小姐,愚兄娘子生的是個兒子。你我二人又是世交。不如……”說著,朝王發財使了個眼色。

王發財會意,笑道:“我女兒高攀兮”

張元寶道:“只怕賢弟還不答應呢!”

王發財大叫一聲好,喝完手中殘酒“這門親事,就如此定了。賢兄萬可不要食言呦”

十八年后

隨著竹炮聲,打鼓,吹笛聲……

一對夫妻手牽著手走進大堂。正廳貼了張大大的“喜”字,兩旁站滿了人,張元寶夫婦和王發財夫婦正坐在大廳之上。時至午時,一人高呼:“今日,乃張公子和王小姐大喜之日,大家盡情地吃,盡情地喝,打鼓的盡情的打,吹笛的盡情地吹……”約過片刻,又高呼:“時辰已到,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送入洞房……”

夜已深,人已睡,星光閃閃,月色皎潔。

洞房內,新郎啟開新娘蓋巾。只見新娘生的:花容月貌,眉清目秀,細眉長睫,粉臉白頸,嫣然一笑,面生玉滟,唇紅齒白,如人面桃花,天女下凡。一顰一笑,傾國傾城,雖沒有沉魚落雁之貌,卻有閉月羞花之容,如此美女,世間幾許?

那王小姐看了一眼夫君,但見夫君長的:粗眉大眸,鼻直口方,白白微瘦,猿臂蜂腰,英姿軒昂,飄逸絕倫。瓜子臉,飄飄眉,粉紅薄唇,問世間能有幾個這樣美貌勝潘安的帥男子。不由芳心一顫。片刻,紅暈綻放。兩人,女的美麗絕倫,男的英俊瀟灑,真可謂:天生一雙,地育一對,珠聯壁合一佳人!

張公子看著愛妻,閉上眼眸,吻向愛妻,王小姐也不害羞,噥著嘴唇去迎接……兩唇一相處,如干材烈火,又如魚得水,吻的不可分開,吻的不亦樂乎,吻的忘乎世間的一切……

另一邊,閻羅王在地府里在寶鏡里看后。大笑道:“岳飛和秦檜終于結為夫妻,此乃孤王我的功勞啊”

一旁牛頭馬面接道:“閻王爺,此事,還有我們一份功勞哩!”

閻羅笑道:“對……對。還有你們一份功勞哩,但愿岳飛和秦檜恩恩愛愛,白頭攜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愿秦檜早日生個大胖小子,了孤王一件心事。哈哈哈……”。

 

岳飛秦檜結婚記的圖片


心無丘壑,何以畫蒼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