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樓尋夢

? ? ? 慧心及‘火極真人’陡聞“擴音震”獅子吼。互望一眼,臉色煞白。邱天鶴見二人如此反應,問道:“二位,可是聽過“擴音震”獅子吼?”

  ‘火極真人’臉色極端難看,良久道:“傳聞,三百年前,‘擴音震’獅子吼初問世。‘擴音震’獅子吼是由真氣,內力,元氣混合化為音量傳出來。聲可傳百里,凡聽到者,只要內功修為不及發功者。輕者,五臟受損。受內傷。重者,被震的七孔流血致死。

? ? 所以,當初‘擴音震’一出世。既震驚朝廷。朝廷立派三百皇宮頂尖高手,聯手當時武林十一幫派。約四百人。在地獄山山頂圍剿那名武林狂人。當時,人稱他為“天魔”。他真實姓名叫“天昊”怎知那“天魔”天昊不懼刀槍,不怕掌打腳踢。刀槍刺中他身上,猶如刺在鋼鐵一般。絲毫未損。掌腳打在他身上如打棉花一般。發出去的掌力,腳力立即被吞噬掉。收招稍慢一些的,皆被他用“宇宙霸王拳”怪異功夫擊斃。其次,他的輕功已達到出神入化之境界。明明一劍刺中他胸口,人影一閃,竟發現刺了個空。一刀只差一寸就斬中他腰部。待一聲慘叫,卻發現刀莫名其妙將同伙人攔腰斬為兩截。

? ? 千支利箭破空射向他,待箭射到他衣服時,千支利箭如人似的,一個個掉轉過頭,反射發射之人......其四百人,個個己任屬一流高手。聯合起來,可滅半個江山。卻奈何不了“天魔”一丁點。經過三天兩夜的狂戰。加上“天魔”共四百零三人。只有兩個人存活。一位名叫“西門神刀”人尊“刀神”。一位叫“東門一劍”人尊“劍仙”。“天魔”之所以被擊殺死,主要也就是被他們二人殺的。縱然他會“吞噬大法”刀槍不入。可是,偏偏有人造出一刀一劍。刀劍聯壁。恰恰是“吞噬大法”的頭號克星。

? ? 縱然他會“宇宙霸王拳”包括少林“一十八路伏魔掌”“羅漢拳”“達摩伏龍手”武當“海威掌”丐幫“降龍十八掌”皆無一能在“宇宙霸王拳”下過十招。卻敗在“東門一劍”的“封神伏魔”劍法下和“西門神刀”的“斬虎降龍”的刀法之下。而“東門一劍”與“西門神刀”所使兵刃正是“墨綠開天劍”和“紫金劈地刀”。“天魔”臨死之前,跳進萬丈深崖。自此以后,再無“天魔”任何消息。

  邱天鶴聽至此,插言道:“難怪第一本“吞噬大法”招普下首有一附注:“本大法縱橫武林,霸成天下。刀槍不入,拳腳不懼。唯一克星乃洛陽東門世家的‘墨綠開天劍’和洛陽西門世家的‘紫金劈地刀’霸業未成,遭小兒欺。心不甘。”及第三本“宇宙霸王拳”也有一附注:“‘封神伏魔’‘斬虎降龍’竟可破吾‘霸拳’功成未半,死不瞑目。爾今尋此,必是天緣。爾習吾武。為吾復仇。滅九門派及東門西門世家。以祭吾靈。若爾心誠。可剖吾肚。內有二丹。乃天地精髓所聚。食之。功力增百倍。”我依言剖開其肚。在胃左角,果有兩顆指甲大小圓形一通紅色一紫紅色丹丸。食掉,并無異象。

? ? ?正懷疑間,突覺胃口大開。喉嚨干澀。饑餓無比。忙向洞外奔出。想找些靈芝,人參充饑。令我驚訝的是,我只略跨幾步,已離山洞十幾丈遠。再試。我提一口真氣,貫與雙足,腰身一挫,腳尖猛地一踩地面,向上縱躍。這一躍。

? ? ? ?我雖使了五成功力,竟躍到三丈高。我從沒有躍到這么高。一時害怕。從空中失衡摔下。一點也不覺疼痛。足足吃了三斤靈芝與人參等植物。吃后,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服,輕松。之后,我依照“天魔”所遺言。苦練武藝,以為最多三年五載便可大功告成。誰知,這一練,竟是三十年啊!三十年啊!萬丈深崖就我一個人。(其實,他這句話是不對的,除他之外,還有“天魔”陪著他。雖已成干尸。但畢竟活著的時候是人。)沒有一個人下來陪陪我。

? ? ?一天一天就這樣過去了。我對人的仇恨一分分增加。我咒罵上天。為什么偏偏折磨我一個人呢?所以,我發誓!他日出去后,一定要大殺特殺一番。以慰我心。讓那些死去的靈魂來沖淡我對世人的仇恨。此外,我要完成“天魔”遺言。滅掉九大門派及東門,西門世家。憑著“神龍游步”絕世輕功,終于出了萬丈深崖。一出來就大殺一番。誰知那些小幫小派見我武功厲害。忙向我求降。我想這些人死不死對我無所謂。不如我自創門派。當年,我在地獄山遭難。困我三十年,所以,我便取幫名為“地獄幫”意思是送你們到地獄。哈哈...”很是得意地大笑。

  想不到邱天鶴竟有這么傳奇的一生。更讓人驚恐的,他的武功已如當年的“天魔”一般。超脫人界,入涌仙界。天下無敵啦。想至此,眾人不覺心慌肉跳。看來,今天兇多吉少。

  突然,邱天鶴語氣改為委婉:“仔細考慮,給你們半柱香時間。是你們自己去死。還是被本王打死。本王保證,只要你們自殺。本王保你們全尸。”呵呵..這問題有點好笑,亦有點叫人生氣。憑白無故叫人自殺。但出口在一個武功天下無敵的人,卻無丁點可笑滑稽。反而有點陰森可怕。

  慧心等人雖覺可笑,但誰也沒有一點笑容。因為,八人在暗中運氣時,發覺真氣正象體外狂泄而出。想留都留不住。“崆峒神劍”天達驚道:“邱天鶴,你...你怎么下的毒?”

  邱天鶴奸笑道:“說真的,若真對付你們幾個,還得費一番手腳。所以,在椅子上抹了些散功粉。你們坐上后,坐久了。衣服與椅面磨察,使散功粉化為氣體。隔衣入膚。”

  八人臉現汗珠。邱天鶴不但武功高強。計謀更勝一籌。故意浪費口水。大講自己的傳奇故事。原來是另有所謀啊!“瑣命獵王”-----看來,他們的命又被“瑣命獵王”瑣住啦!

  “江蛟龍”項全神色凜然朗聲道:“邱天鶴,別得意太早。我們已派兩千人將你‘地獄幫’圍個水泄不通。別想調回一個人。另外,邱府現在至少有三千官兵。只要我們遇害,三千官兵齊攻而入。”

  邱天鶴聞言,哈哈大笑一番才道:“除本王二天王二護法外。余下之人,死與不死,根本不關痛癢。大不了再重建。而你們就必死無疑。至于官府,本王不惹他們,他們倒惹起本王來。全都是找死。”

  項全也是冷笑一番,注視著邱天鶴冷冷地說道:“我若告訴你,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并未死,你信嗎?”

  邱天鶴又一陣長笑。他認為這個問題確實可笑。待笑畢。才干凈利索吐出兩個字:“不信!”

  項全問:“為何不信?”

  邱天鶴又露出那幅得意的笑:“本王親眼見他二人被沙埋入地中。本王也親自去觀看過。別想拿那倆小子嚇唬本王。”

  “不是唬你,我們的確還火著。只是活的痛苦一點,”二道人影,自天而落。一黑一白,分站到慧心八人面前。一握‘紫金劈地刀’一持‘墨綠開天劍’與邱天鶴對峙而立。十分仔細看了一遍。不是‘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會是誰呢!

  邱天鶴不由吃驚,二護法,二法王更加吃驚。邱天鶴不解道:“你們明明被埋入土中。縱然會龜息大法。可以不呼吸,但地下熱氣勝火。莫非。。。莫非你們會遁地大法?”

  西門伊朗笑道:“遁地大法不會。龜息大法倒懂一二。可惜,你們來去慌張。若再在我們上面多呆片刻,我倆恐怕會受不了地下熱氣破土而出。”

  東門小濤接道:“好毒的計劃。讓我們自相殘殺。原來不光是為了為“天魔”復仇。是怕我們的‘開天劍’和‘劈地刀’。”

  邱天鶴也很干脆:“不錯,本王雖刀槍不入,拳腳不懼。惟有‘開天劍’和‘劈地刀’是本王的克星。但本王有一疑點。你們是怎么識破本王的計劃?”

  “一片布料”東門小濤目光移向別處。似有所思:“八月十四,我游玩歸來。只見東門府大門微開。連一個守衛員也沒有。透過門縫,竟看到院內躺了不少尸體。我大驚。剛跨進東門府。一股血腥撲鼻而來。定神一看。院中躺滿具具尸體。皆被一刀致命。我大叫著向廳堂奔去。迎入眼簾的場面,幾乎讓我暈倒。爹爹坐在虎椅上,胸口插了一柄刀。娘趴在爹爹腳下。胸口也被一刀穿透。血液流了一片。娘死時,雙眸充滿了不信與悔恨。想說些什么,卻沒來得及說。顯是死不瞑目。

? ? 還有二弟小妹也被人一刀砍死在后院圍墻下,一邊是管家東門通。一定是管家想護送二弟小妹出逃。卻被人一一殺害于墻下”說至此。已淚花墜落,聲音顫抖。俊俏的面孔因惱恨有些扭曲,又繼續說道:“東門府家丁,仆人共一百一十三人。除我之外,無一辛免。

? ? ?我痛哭,就抱起爹爹的遺體大哭,就正我抱起爹爹遺體時,發現爹右手抓著一小條布料。”說著,從懷中拿出一物,揚手唳叫:“就是這條布料,”刁小心湊眼一瞧,暗咬舌頭,心下暗罵:“該死的東門死鬼,死了也要撕下刁爺的衣服。”罵畢,又責怪自己這么久了怎么就沒有發現呢!最慘的是,那件衣服現在就穿在他身上。東門小濤神情憤怒:“這種布料,在東門府是絕對沒有的,我也知道西門府也決不會有這種布料的,因為這種布料是產自北胡。

? ? ?那時,我對地獄幫還不清楚,一直想不出兇手是誰。正當我到處找線索的時候,發現柱子上有一血跡:“八月十五,五時三刻,生死漠困仙八卦坑見”我將爹爹,娘和弟弟小妹入土為安。當時最讓我懷疑的便是西門世家。

? ? ? ?我們兩家世代友好。但因我爹與西門伯父發生一點小誤會。至此,兩家便不和,但仔細想來,西門世家雖與我東門世家不和。也不至于斬殺東門世家。但是,我東門世家皆都被用刀所殺。整個洛陽,只有西門世家世代使刀,但爹爹臨死之前撕掉兇手的衣服一條的布料非明就不是中原產的布料。

? ? ? 本來想夜闖西門府一探根究。只因生死漠遠離洛陽四百里。當時已是子時。西門府是不能去了。便騎馬破夜快馬加鞭。向生死漠趕去。終于在午時三刻趕到生死漠。剛到困仙八卦坑。赫然看見一黑衣人。那黑衣人是背對著我的。看不清容貌。我緊握拳頭,發出咯咯錯骨聲,腦海里又閃現出爹,娘,二弟小妹及全家仆人之慘死畫面。貫全身真氣與雙手。踏使“踏雪無痕”輕身功夫。雙手屏收,準備與他一招拼生死。

? ? ?與之同時,那黑衣人雙手忽地伸開。一個旋身,使出“草上無影”輕功。向我飛沖過來。由于我倆都是發全力而戰。真氣提到十成,所過之處,沙礫皆被我倆真氣沖震到半空。雖面對面,卻看不清對方面目。我倆同時躍到空中。互對了一掌,皆被對方的內力震落下來。待沙礫完全鋪落在地時。才發現竟是西門世家第十代子孫‘洛陽刀王’西門伊朗。難道真是西門世家滅了我東門世家?但見西門兄一臉憤怒。那模樣似要食我肉,飲我血。所以,我便懷疑,若是西門家滅了我東門世家。他現在應該是高興才對。為何與我一樣。憤怒似瘋狂。我抽出開天劍指向西門兄問道:“是你?”但西門兄回答一句:“難道真的是你?”緊此一句,使我立即明白。西門伊朗不是兇手。我們都是中了敵人奸計。

? ? ?到底是誰呢?若敵人存心讓我們互相慘殺。此時,必在某暗處觀視。于是,我便用密音傳對西門兄說道:“西門兄,先冷靜一下。我們可能都中了敵人的兩虎相爭之計。我問你,我東門世家被滅。可是西門家所為?”西門兄聽后,似有不信。但見我如此說,也以密音傳耳道:“不是,因為我西門家也被人滿門抄斬。”我以密音問他:“西門兄可是看到‘八月十五午時三刻生死漠困仙八卦坑見’這一行字才來此的嗎?”西門兄以密音答是。我又問:“我也是看到這一行字才連夜趕來。看來,敵人是讓我們自相殘殺。不如我們假演一場戲。讓幕后兇手誤以為我們已死。然后,在暗中細查。”當時西門兄是考慮了好一會才同意的。

  西門伊朗接口道:“當時,經東門賢弟如此一說。我不得不懷疑。那夜我抱爹遺體時。尸下血灘中似有五六個字跡。但已被血液覆蓋。看不清是何字。但我肯定,是我爹識破兇殺真實身份。臨死前寫下來的。但身上胸口被利器貫穿胸膛。使血液模糊了字跡。”

  東門小濤又道:“所以,邱幫主看到我們對峙那么久。仍未出手。萬萬想不到我們會以密音傳耳對話。因為你很自信,有時,很自信就會變成失敗的轉折點。又目轉向刁小心,清澈的眸光透出無限殺氣:“姓刁的,這條布料應該是你的吧?,今天,我要讓你血債血還!”刁小心心頭一涼。左手緊緊抓住被東門衛冬撕掉一條的衣袍。他這一動作,八派掌門人看到了!西門伊朗看到啦!東門小濤也看到啦!邱天鶴亦已看到。刁小心心開始顫抖。邱天鶴的臉色開始在變。如果不是因為刁小心身上布料不被東門衛冬撕下。或許,整個結局就不是這個樣子。但現在一切都無法改變了,縱然刁小心犯了一個大錯,一個致命的錯誤。

  刁小心瞪大眼睛,一付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問道:“那天,我們明明看見你們一個被穿胸而過。一個被破腹而入。然后,一汩一汩血柱噴出來。這也是假的嗎?”

  東門小濤搖搖頭,冷笑道:“這個亦真亦假。不受點傷,你們會信嗎!”

  邱天鶴眸露逼人殺氣:“那天救走肖玉坤的可是閣下二位?”

  二人點頭表示是。邱天鶴恨聲道:“早就懷疑是你們。沒想到竟是真的。今天,包括你們兩個,一個也甭想逃脫。”

  東門小濤道:“邱天鶴,難道你不怕我們的‘開天劍’和‘劈地刀’?”

  邱天鶴笑道:“以前是怕,但在三天前,本王突破“擴音震”獅子吼第九重。當年“天魔”天昊也未習成到第九重。才敗在‘封神伏魔’與‘斬虎降龍’之下。又因內傷太重。真氣胎盡。才被‘開天劍’和‘劈地刀’所傷。今日,本王習成九重。焉怕你們這些小兒。”

  包括東門小濤在內。慧心,火極真人無一不驚訝萬分。稍有一線希望,想以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聯手,可能擊敗邱天鶴。但現在經邱天鶴此話出口。一線希望又隨風而逝。眾人皆心灰意冷,閉目準備受死。因為他們中了邱天鶴抹在椅子上的散功散。真氣已潰散。形同常人。不如逆來順受,早死早投胎。

  東門小濤見邱天鶴那付傲氣,甚氣道:“邱天鶴,先別得意忘形。現在你整個邱府,除了少林,武當,華山,娥眉等門派八百余人,另外。官府已派出二千人馬團團包圍。放心,地獄幫現在也被官府派人圍個水泄不通。別指望有人增緩。”

  “是嗎?哈哈...”邱天鶴聞言更喜。道:“本王習成“擴音震”獅子吼倒未好好發過威。今要試試“擴音震”獅子吼的最大威力。”

  東門小濤似乎想到了什么。目瞪口呆。與之同時,慧心及‘火極真人’幾乎同時開口喊道:“不要使‘擴音震’....”

? ? ? ?但已經晚了......

 

【地獄錄】第四章:講故事爾虞我乍的圖片


心無丘壑,何以畫蒼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