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樓尋夢

  邱天鶴跨個馬步。雙手抱丹田。長長一個吸氣。臉部開始扭曲著,陡然,臉色鮮紅似火。迎天狂嘯。聲如潰堤之洪。又如山倒地崩,直沖九霄。以邱天鶴為中心,狂嘯聲快速向周圍擴展。如一塊石子投入湖中,激起的水波漣漪一般。一波一波向外擴延。所過之處,反是動物,不死即傷。邱府外那些華山,武當門下以及官兵聞及哮聲,頭痛發狂,胸口悶氣,惡心難受,血液逆流,上吐下泄,四肢軟綿無力。五臟六腑,痛如刀割。雙手捂耳,撕心慘叫。滿地翻滾......

  邱府內,東門小濤與西門伊朗忙運氣閉耳凝神,屏除雜念,靜守心田。但聲聲哮聲仍由雙耳傳進胸膛,慢慢傳到心臟,大胸處。哮聲一入內,似長了間嘴利牙般。四處狂咬。折磨的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臉色煞白。豆大汗珠已浸滿額頭。幾聲咳嗽,二人同時吐血倒地。而此時,慧心,火極真人等也吐血軟倒與地,不醒人事。除刁小心四人外,地獄幫門下皆被“擴音震”震的氣孔流血而死。而邱府外,包括官府人員,老百姓,八派弟子約四千余人,也皆盡遭慘死。舉目望去,遍地橫尸。死相恐懼。有雙手捂耳,張口大叫,有手捶胸口,閉目呻吟。有雙手抓發。有雙手抓破皮膚,慘不忍睹。就連百里以外的人也被震傷大些。不用說,那些狗,貓,雞等動物,早已死尸成堆。

  約一刻鐘,邱天鶴才止住哮聲。此時他也大汗淋漓,滿臉火紅。大喘粗氣。

  二法王,二使見邱天鶴如此神威。齊拜倒與地,贊道:“幫主神威,屬下雖練成幫主的‘閉心心法’被幫主的“擴音震”震的血脈差點大亂。”

  刁小心得意道:“想不到幫主的“擴音震”如此厲害。連東門小濤,西門伊朗也死在幫主的“擴音震”之下。統一武林,指日可待。”

  “納命鬼手”尤龍拱手看向東門小濤道:“幫主,如何處置這些人?”

  邱天鶴道:“速速毀尸埋掉。”

  “不用了”只見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齊齊站起。

  邱天鶴臉色陡然大變。四將也吃驚地張大嘴巴。“擴音震”居然震不死他們。邱天鶴有點不信:“你們...你們...怎么...?”

  這時,慧心方丈及‘火極真人’也一一站身起來。邱天鶴更驚,口吃道:“這...這...你們為什么沒死?”

  慧心方丈雙手合什,念句佛號道:“防人之心不可五,在來之前,老衲等人已含下“碧玉珠”可化解任何毒藥及散功,昏迷等藥。”

  “那...剛才...”不等邱天鶴再說。卻被“江蛟龍”項全打斷接道:“邱天鶴,你內力果然深厚。剛才我們的確抵擋不住你的“擴音震”雖運氣閉耳,還是被震暈過去了。”

  “所以,今天便是你的死期。”青城派掌門“一閃無影”李克敵咬牙道。

  “小兒勿狂語”邱天鶴眸視李克敵等人,瞪大眼睛狠狠道:“就你們這些膿包,能奈我何?”雖然他剛才狂發“擴音震”之威力。耗了近半內力。但以他的霸世武功,眼前這幾人,確實奈何他不了。

  西門伊朗邁前一步。的、提刀指向邱天鶴。朗朗道:“邱天鶴,你作惡多端,殺生眾多。自作孽不可活。今天,我就用“劈地刀”和“斬虎降龍”刀法為死在你手下的武林朋友和我西門世家報回血仇。”

  “哈哈哈。。。。”邱天鶴仍陰笑著,轉過身去,看向手下四將。一字一頓道:“有我四大神將,焉怕你們這幫小兒。”說至此,二法王及二使齊抱拳向邱天鶴道:“屬下誓死效忠幫主,絕無二心。”

  “刁鉆古怪”刁小心又道:“幫主,這幾個老家伙交給我們,屬下保證。不出一時半刻,準將他們毖與我銀劍下。”

  “好”邱天鶴轉身過來。目光直視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輕蔑道:“本王就會會當年殺死“天魔”的‘開天劍’與‘劈地刀’究竟怎么個厲害!”

  “哦。先讓你嘗嘗我西門世家的掌力。”末說完,已提氣運與右臂。雙腳一跺地,身腰一擰。跳到一丈高。右臂劃一圓形,又一縮,待離邱天鶴不足三尺時,右手突地打出,邱天鶴似乎不把西門伊朗這一掌看在眼里。右手一縮一出,“宇宙霸王拳”第三招“霸王別姬”拍出。準備硬接西門伊朗那一掌。西門伊朗見此大喜,心說:“邱天鶴,你也有上當的時候啊,我才不會和你硬拼呢!”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西門伊朗突然收手。驀地一個斜滾,滾落在地。金光一現。已抽出“劈地刀”,捷如卸風斬向邱天鶴雙足。

? ? 邱天鶴的“吞噬大法”的優點比鐵布衫還多。普通鐵器打在邱天鶴身上。如同抓癢一般,邱天鶴懶得躲。但這“紫金劈地刀”恰好是“吞噬大法”的克星。他不敢不躲。奇怪的是,他竟沒躲。只是待“劈地刀”斬中他雙足不足三寸距離時。左腳向上一抬又隨后踩落下來。而西門伊朗的“劈地刀”赫然被他踩在腳下。若以“快如閃電疾如卸風”來形容西門伊朗的刀速。那邱天鶴左腳一抬一落之速,用言語文字我是無法表達。因為他以超出人的能力范圍。僅僅這一交手,就令西門伊朗感到無比可怕。

? ? 心付:“這哪是人所能辦到的”心駭之際,忙棄刀,身子一旋,雙手支地,雙腳連環暴踢邱天鶴雙足。“啪啪”幾聲。全都踢中邱天鶴雙足。邱天鶴紋絲不動。西門伊朗踢出的幾腳的力量皆被邱天鶴的“吞噬大法”化解的一干二凈。反過來,又被邱天鶴渾厚的內力震的雙足幾乎折斷。就在這一愣間,邱天鶴右腳踢出,西門伊朗身子再旋,剛避開右腳,左腳又無聲踢來。西門伊朗哪里躲的過,一腳踢中胸口。迎天向后摔去。。。

  綠光一閃,直割邱天鶴脖子。邱天鶴雙臂齊張,向后暴退丈許。衣角竟被劃破一片。一條斷衣緩緩飄落下來。東門小濤揮劍斜繞再刺。西門伊朗就地一個打滾。抄起“劈地刀”一個斜旋身,站立起來,而此時。二位法王和左右二使也與‘火極真人’項全纏上了。

  邱天鶴向那邊掃了一眼。這一看,差點沒叫出聲。他很自負手下四將的武藝定能夠打敗八大掌門人,因為他把自己最厲害的四大神功中的“吞噬大法”和“宇宙霸王拳”傳授于四大愛將。此時,四大將都處于下風,每一人應付兩位掌門。還好,有“吞噬大法”護身。又“宇宙霸王拳”確實非同小可,雖處于下風。一時三刻,也不至會敗下陣來。

  邱天鶴心說:“等料理了這兩小子,再一起收拾你們這幾個老家伙。”心想與此。反攻向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宇宙霸王拳’一連三招。連綿攻出。皆被二人化解。未待二人化解干凈,又一招“霸王別姬”震開二人兵器。左手抓西門伊朗小腹,右手抓東門小濤胸口。二人見此,一人向左轉身,一人向右避開。又同時返身反撲。西門伊朗的‘劈地刀’斬向他后腰。東門小濤的‘開天劍’刺他前胸。在這種情況下,邱天鶴并未向普通高手那樣,大驚之下,使出“燕子十八翻”或“驢子打滾”只見他雙手貫滿真氣。左手一式“霸王劈山”右手一式“霸王別姬”運足十成功力,硬生生地抓向‘劈地刀’與‘開天劍’。‘劈地刀’與‘開天劍’在離邱天鶴手心三寸時。陡然砍刺不進。

? ? 二人又將功力提到九成,仍辭不進他手掌三寸處用真氣凝成的保護膜。邱天鶴雙手一擺。二人立即被震開。邱天鶴身子一閃,滑步飄到東門小濤背后。右手抓向他“肩井穴”左手待法。東門小濤向前邁兩步,矮身低頭猛掃劍。‘開天劍’一招三式反刺邱天鶴面門。邱天鶴借著“神龍游步”忽左忽右,任東門小濤劍法再靈活。這次竟碰不到他一點衣角。西門伊朗從側處掄刀砍去。兩人一正一側,一交夾,邱天鶴那付輕松樣立即不見了。拆拆打打,已過百招。

  “啪”慧心方丈一掌印在“古怪刁鉆”古大意背心。古大意飛一樣,摔在丈外的青石板上。立即一挫身,快速站起來。雙手一錯,金刀左右虛空一劃。又朝慧心方丈撲去。慧心方丈剛才所使乃少林七十二路武藝中以剛克剛的功夫“大力金剛掌”又用了八成功力。即使打在石碑上,不碎也斷裂。今打在古大意身上,竟沒事兒一樣。不禁贊道:“好厲害的‘吞噬大法’老衲算是見識了”古大意邊打邊道:“老家伙,這只是其一。還有更厲害的,讓你瞧瞧“宇宙霸王拳”的威力吧!”言罷。雙拳齊出,一打慧心方丈,一打項全。

  邱天鶴右手一探,抓住“劈地刀”刀背,右手一拳,破空打去。西門伊朗身子向后一側,避開那破空一拳。綠光奪目,“開天劍”橫刺邱天鶴左肋。邱天鶴向右翻側,左手抓向西門伊朗右臂。雙臂一錯,令西門伊朗右手不聽使喚。邱天鶴左腳連踢。逼住東門小濤劍勢。西門伊朗左手運斤成風擊向邱天鶴小腹。邱天鶴左手放開他右臂,陡然抓住他左手,向上一提,右手撤出,反手一拳重重砸在西門伊朗胸口,這幾式小擒拿法正是‘宇宙霸王拳’中近搏反攻之招式。西門伊朗哪能躲過,一聲悶哼,向后摔落。東門小濤大驚,被邱天鶴震開“開天劍”轉身掃腿,一腳印在右臉腮,摔在西門伊朗身邊。一絲血跡,分別從二人嘴角溢出。看著二人,邱天鶴嘿嘿冷笑著。一步一步走向東門小濤。在他眼里,東門小濤是最有頭腦和最狡猾之人。他雖忌于他們的“開天劍”和“劈地刀”。但他們的武功尚不敵自己六成。這一點,著實讓邱天鶴放心不少。

  忽地,只見二人同時站起。走在一起,西門伊朗半蹲而立。雙手握住刀柄,刀尖刺于地上。東門小濤背斜靠在西門伊朗身上。“開天劍”筆直地指向天空。邱天鶴見此,心頭一顫,問道:“哼...又在搞什么名堂?”

  東門小濤笑道:“來之前,匆匆練成的,暫取名為‘超級酷哥二人組合陣法’怎么樣?名字不錯吧?是不是很有創意?”

  “別以為亂搞些名堂,本王就怕你們了嗎?”嘴里如此說,心里難免還是有點懼怕。

  “好吧,就讓邱幫主品味一下我東門小濤新創的‘超級酷哥二人組合陣法’上啥滋味”話未落地,人已暴射空中。大叫:“封神伏魔”第七招‘神哭鬼泣’”劍左右狂舞,漫天化為萬點劍影。與之同時,西門伊朗滾向邱天鶴。叫道:“‘斬虎降龍’第四招‘斬虎剝皮’”‘劈地刀’在烈烈陽光下,泛泛生光,刺人眼目。

  邱天鶴見二人行動古怪。不敢輕敵。凝神靜視。待二人攻來之際。連踏“神龍游步”躲閃。邱天鶴很重視他們的這種怪異陣法。在沒摸清二人招式配合之前,他不想也不敢貿然出手。二人一在空中,一在地上。好似波浪一般,一浪一浪連綿攻向邱天鶴。一上一下,一劍一刀。加之二人的武功本來就很高強。一時,令邱天鶴手忙腳亂。打打閃閃,躲躲避避,六十招就這樣過去了。邱天鶴幾乎都在閃避。想抓住對方的兵器,怎奈一個在上,一個在下。抓東門小濤的劍吧,又恐怕西門伊朗的刀在下面伏侍偷襲。抓西門伊朗的刀吧,又害怕東門小濤在空中突襲。誰叫他只有一雙眼睛呢。看上不能看下。不過,以他的“神龍游步”突左突右,忽前忽后。令東門小濤二人連衣角也未碰到一點。

  邱天鶴四大梟將中就數“古怪刁鉆”古大意最倒霉。對手一個是少林方丈慧心大師,一個是丐幫幫主“江蛟龍”項全。“宇宙霸王拳”在慧心大師的“達摩伏魔掌”和項全的“降龍十八掌”下連連失利。約過五百招,又吃慧心方丈三掌和項全的一記“降龍十八掌”雖有“吞噬大法”護身。還是受了內傷。口角已流出一道血液。項全也略受了些傷。古大意現在才清醒明白,“宇宙霸王拳”并非宇宙無敵。

  “刁鉆古怪”刁小心對付崆峒派“崆峒神劍”天達和昆侖派掌門“勾魂吳鉤”聶天海。多次被聶天海一雙吳鉤打中。辛有“吞噬大法”護身。未曾受傷。但此時,只有招架之力,樣子有點狼狽。

  “納命鬼手”天王乜坤在“火極真人”和“施真師太”二人頻頻攻擊下,衣無完服,手忙腳亂,相比刁小心。更加狼狽不堪。

  “人間判官”地王尤龍稍好些。對手是青城派掌門“一閃無影”李克敵和華山掌門“草上一絕”頡風,雖處于下風,并未露出一點狼狽樣子,仍瀟灑作戰。

  十五個人,猶如十五條下凡神龍。攪的邱府樹倒枝斷,房塌屋毀,灰塵沖天。兵器相交,刺耳難聽。府內大動干戈,府外靜之落針可聞。約四千人靜靜“睡去”或躺在地上,或趴在桌幾上,或背依墻上,或斜靠樹邊。有捂耳大叫之態,有雙手抓空,有雙手撕衣之勢。。。皆面孔猙獰恐怖,七竅流血而亡。有八大派弟子,有官府兵役,有老百姓亦有地獄幫人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是被邱天鶴的“擴音震”獅子吼震破內臟而死。可以說,他們的死,都是邱天鶴一人所為。“擴音震”---------四千條人命啊!

  “啊”古大意撕叫著被拋到空中,又重重摔在地上。滾了幾滾,噴出幾口殷血,雙眸怒睜。身子挺了幾下,終不再動彈。“阿彌陀佛,古施主作惡多端,老衲再三勸告,仍不思悔改。老衲不得不破殺戒,阿彌陀佛”慧心雙手合什念道。

  “古右使”邱天鶴雙袖一搖一抽一擺一掃。震退東門小濤二人。“神龍游步”一伏一落,飄到古大意身旁。雙手成爪,陡使真氣。“颼”一聲。古大意的尸首已被邱天鶴吸入懷中。咬牙恨聲道:“古右使,你放心地去吧,本王一定替你報仇。”

  “大意,你不要死啊”刁小心一連三招拼命似的攻打天達與聶天海。趁二人化解之際。一個倒掠,躍到邱天鶴身旁。“大意,大意...你醒醒啊...你不能死...不能死...”聲已嗚咽。

  “古右使,一定要挺住”說話間,天王乜坤和地王尤龍也陸續趕來。其實,天王乜坤不是自己過來的。而是被“火極真人”一掌打過來的。也就是剛才。乜坤正和“施真師太”“火極真人”力拼。本來就已處下風。幾次險些送命。陡聞古大意一聲慘叫。心神一分,被“施真師太”掌風掃中小腹。雖有霸世絕學“吞噬大法”護身。大家也許不知道。“吞噬大法”雖然厲害,但它也有弱點。就是隨著內力的高低而強弱。簡單說之,就是內力越深厚,“吞噬大法”越強硬。內力弱者,“吞噬大法”護身就薄弱。天王乜坤在打斗中,耗了不少內力。

? ? ?所以,現在內力處于薄弱程度。被“施真師太”掌風掃中小腹。亦然受了內傷。又一連二記殺招攻向“施真師太”與“火極真人”趁機一個“燕子三抄水”想逃到邱天鶴那里。背心門戶大開。被“火極真人”一掌隔空打中。一個失足,摔落下來。“哇”的一聲。一大口血液正好噴到邱天鶴衣袍上。地王尤龍見此。忙扶乜坤站起。但見乜坤臉色煞白,雙眸無光,嘴角鮮血不停流出,全身軟癱。尤龍為他輸送一些真氣。好久,乜坤有氣無力道:“幫主...屬下無能...沒...沒有完成任務...屬下...愿一死...效忠。”說著,欲自碎經脈而死!

  “不要啊”邱天鶴,刁小心幾乎同時大喊道。

  但尤龍出手更快,就在乜坤碎脈那一剎間。出手點了他的昏睡穴。

  邱天鶴臉上青筋,條條暴漲。推手把古大意的尸首讓給刁小心。他氣!他恨!他怒!不過三柱香的時間。自己平時最愛的四大梟將,竟一死一重傷。他能不氣?不恨?不怒嗎?雙眸暴睜,雙手緊握。發出“咯咯”骨錯聲。頭迎起。狂吸三大口空氣。雙手抱丹田.......

  慧心見狀,忙向東門小濤道:“快攔住他,不能讓他使出‘擴音震’獅子吼。”

  邱天鶴努力將功力提到六成。在丹田內逐漸產生一氣團來,慢慢向上升......

  東門小濤虛劃一劍,腳尖登地,借力使力,躍到半空。手中“開天劍”直取邱天鶴面門。西門伊朗右手握刀,左手捏個刀訣。破空斬向邱天鶴......

  “啊.....”終于,“擴音震”發出。如千斤大鐘在耳際狂敲。震耳欲聾。聞之頭暈腦脹,惡心欲吐,周身乏力,酸痛并俱,血液逆流,筋骨抽縮。東門小濤人在空中,陡聞‘擴音震’頭忽覺的酸脹,全身乏力。一個翻身,;落地下來。“噔噔”連退幾步,差點倒地,忙用劍支地。左手食指并中指點在太陽穴處,輸送真氣。西門伊朗也被‘擴音震’震退三丈遠,吐了幾口血,站了幾次,才勉強站起。刁小心,尤龍曾習邱天鶴傳授的“閉心心法”可抵“擴音震”獅子吼。聽之,如無事一般。慧心,火極真人和項全等各使自家調經心法,辛好,邱天鶴此時只剩下六成功力。才勉強壓住“擴音震”開天劈地的吼聲。人卻像醉酒一般,東搖西晃,搖搖欲墜。走起了丁字步。

  “擴音震”有如此威力,必須有深厚的內力。還有一點,耗內力。剛才所發時,至此近耗一成功力。如果把這些人完全震傷,震死。自己縱然不脫力而死,也會內力胎盡。輕者重傷,重者,走火入魔。但這些人之厲害,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圍。

? ? ? ?憑四大梟將和“宇宙霸王拳”“吞噬大法”兩大神功。他以為完全可以打敗慧心等人,或至少不會敗亡。誰知,剛交手不足千招。竟一死一重傷。剩余兩人,多少也受了點傷。現在,邱天鶴才感到,這幾個武林正派首腦并非吃白飯混江湖的。

? ? ? ? 最讓他感到心懼的還數東門小濤與西門伊朗。一是他們手中一有‘開天劍’一有‘劈地刀’恰是“吞噬大法”的克星。二是兩人一會‘封神伏魔’劍法一會‘斬虎降龍’刀法,可抵擋“宇宙霸王拳”三是,二人雖臨時編練的陣法。卻是簡中套繁,繁中有雜,雜而不亂,相配默契。一上一下,有攻有守,變化無常捉摸不透。雖無包羅萬象只博大精深。卻處處設有陷阱。危機重重,殺氣騰騰。再者,二人一號稱‘七劍見閻王’一號稱‘洛陽刀王’武功之厲害。讓人不得不小心,也不敢不小心。

?
【地獄錄】第五章:擴音震血河尸山的圖片

心無丘壑,何以畫蒼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