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樓尋夢

 

  “噗噗”幾聲金屬破體聲,天達,李克敵,頡風等因被“擴音震”獅子吼震的真氣潰散。軟癱無力。刁小心,尤龍伺機狂打婪砍。尚未清醒,有的已受傷在刁小心,尤龍手下.....

  刺眼一綠一黃兩道光分上下撲向邱天鶴。速度之快,已超出肉眼極限。邱天鶴嘎然停聲,止吼,雙臂齊發。一招“霸王射日”兩道氣團拍打出去,直撞一綠一黃兩道光而去。于之同時。滴溜一轉,已油步滑開丈許。他雖然在這一剎間止吼,出招,閃避,速度疾如閃電,一氣呵成。右肩,左腿小肚還是被劍氣與刀氣劃傷三寸傷口。殷紅鮮血,絲絲流出。

  “吞噬大法”-------這是他練成“吞噬大法”第一次流血。三十年啦,三十年不曾流血。這一次流血,讓他感到心慌心悸。

  只見西門伊朗雙手握刀柄,刀尖刺地,左腿屈曲,右腿微屈,成半蹲半立狀。雙眸靜視邱天鶴。而東門小濤左手叉腰,背依西門伊朗。右手之劍,筆直指向天空。歪頭邪笑,瞇視邱天鶴,嘻嘻笑道:“邱天鶴,怎么樣,我們的‘超級酷哥二人組合陣法’滋味不錯吧?”這陣法有點滑稽亦有點可怕。邱天鶴氣的咬牙切齒,怒視著二人,雙手張開,衣袖慢慢鼓起,衣袂無風自動......

  邱天鶴一止吼聲。慧心方丈,火極真人當先清醒。但見刁小心和尤龍宰雞般打李克敵,天達等人。他們現在雖然醒轉,但剛才被刁小心一把銀劍刺的傷痕累累,血污全身,奄奄一息,哪有反手之力。慧心方丈,火極真人及項全和聶天海忙撲向刁小心與尤龍。慧心方丈的“大力金剛掌”火極真人的“海威掌”項全的“降龍十八掌”和聶天海的“勾魂吳鉤”,四人一去。刁小心二人頓感吃力。陡聞一聲“飛龍在天”只見項全雙掌化為無數掌影。身子一旋,掌影化為一條巨龍。響全暴射向天空。貫滿真氣,雙掌齊推。那條由掌形化成的龍快速飛向刁小心,尤龍二人......

  邱天鶴終于出招了。他那貫滿真氣的雙袖上下一擺。竟自袖中排出兩股勁風。吹的灰塵漫天,落葉起舞。人隨雙袖上下擺動,直直飛向空中。如蒼鷹翱翔,云鶴沖天。難道,這就是“神龍游步”最高境界“憑空升天”?

  東門小濤見邱天鶴向他飛來。忙提醒西門伊朗“西門兄,小心應戰”

  “戰”字剛出口,突見邱天鶴半空一個“倒卷身”并使“神龍游步”飛射項全。項全雙掌剛排出,忽覺眼前一閃。邱天鶴已硬接了項全雙掌。“砰”四掌相碰,一聲悶哼。項全狂噴一口血,半空中摔落下去......

  刁小心一拉尤龍的衣角。滑步向后疾退丈遠。“嗵”一聲響。項全剛才雙掌打出的那條龍恰好擊在他二人剛才所立之地。巨龍化無,一條三尺長寬大坑呈現面前。

  慧心方丈連忙使出“一葦渡江”身形一飄,抄住落下的項全。忙點他周身六大穴。此時,項全臉色煞白,汗珠呈現,氣息不穩。慧心訇道:“阿彌陀佛,邱幫主好毒的手段”

  “本王毒不毒,還由不得你們定論,都去死吧!”邱天鶴一落地,雙臂狂舞。人影突左突右,忽前忽后。雙手一縮一張。“宇宙霸王拳”一連五招:“霸王發威”“霸王劈山”“霸王射日”“霸王回頭”“霸王別姬”連續打出。人影由一化二,由二化三化四化五。人影交錯。人影有五化四化三化二化一。邱天鶴收式調息。與此同時,七聲慘叫分一東一西二南一北,一東北一西南陸續響起。慧心,火極真人包括邱天鶴也忍不住看去。

? ? ? ?他驚疑,自己分明打出五招,打中五人,應該有五聲慘叫,何故傳來七聲慘叫。所以,他定神去看。只見西面天達中了自己一招“宇宙霸王拳”倒在地上,口鼻流血,不醒人事。西南聶天海同樣不醒人事。東南施真師太,東北李克敵,北面頡風因中霸王拳,已暈死過去。當他的眸光停在東門小濤與西門伊朗二人身上時。臉色由鐵青變為紫黑。臉上肌肉不住抽顫。幾乎發狂。二人身上并無特別物。

? ? ? ?只是二人腳下各踩一尸體,西門伊朗仍是和剛才一樣成半蹲半立之態。而劈地刀此次不是刺在地上。而是刺在尸體胸口,鮮血正在汩汩冒出。他的左腳正好踩在死者臉上。雖看不清死尸面目。從衣著上看,邱天鶴可以認出。那就是地王尤龍。東門小濤同樣左手叉腰。背依西門伊朗。右手之劍,直直指向天空。一條血流順著劍縫緩緩下滑。經陽光照耀,刺眼,恐怖,夾雜著一種無形的殺氣。而他的雙足踏在死尸的胸口,死尸的腦袋正好面向邱天鶴。從死尸的臉上可以看出,他死時并不覺得痛苦。但可以證明一點,他是被一種鋒利而速度又奇怪的招式所殺。他是誰?他就是刁小心。在四大梟將中,就數刁小心最“刁”啦!今天,以這種手法將他擊斃。也算是“便宜”了他。

  邱天鶴看著東門小濤和西門伊朗。恐怖,惱恨,猙獰幾乎變形的面孔。像一只吃人的猛獸。東門小濤二人也同樣眸視邱天鶴。眼中透出極限殺氣。三人彼此對持著。均沒有出手。良久,東門小濤打破僵局。道:“宇宙霸王拳可謂天下無敵拳。一出手,竟重傷當今武林門派首腦,首屈一指的高手”話鋒一轉,嬉笑道:“不過,我東門小濤也不錯。自創的‘超級酷哥二人組合陣法’殺了你兩大梟將。這一局,平分秋色”

  邱天鶴在地獄山萬丈深崖獨自生活三十年。卻沒斷去他的七情六欲。和四大愛將生活近三年。早視他們為兄弟。今,竟一一慘死。他心中的那股恨,怎以文筆語言所能表達出來。唯一表達出心中那股恨。就是宰掉東門小濤等人。迎天一聲撕叫。“宇宙霸王拳”一招接一招瘋狂打出。完全是拼命狠招。“宇宙霸王拳”本是世上一蓋世神功,威力無比。再加上他用了全身功力。所到之處,皆卷起股股狂風。落葉滿天,飛沙走礫,昏天暗地。火極真人見此,躍上前,想制止邱天鶴。才打四招,就被邱天鶴連打中三拳。分別打在胸口,小腹,和腦袋。被拋摔兩丈遠。口鼻鮮血爭先涌出。進入暈死狀態。慧心方丈一招打去,被邱天鶴左手抓住手臂,右手成拳。雨點般狂打慧心胸腹處。慧心左手就去點他雙目。被邱天鶴手一擋,身子旋轉。一腳踢在脖子上......

  邱天鶴歪頭一閃,避開東門小濤一劍。左腳踢出,震開西門伊朗的‘劈地刀’身子一擰,竄到東門小濤背后。左手滑空抓去。待東門小濤發覺時,邱天鶴的左手已碰到他的衣服。雖然東門小濤極力向前縱去。背后衣角還是被邱天鶴抓下一截。與此同時,右手運斤成風。一式“霸王劈山”隔空打向東門小濤,東門小濤還沒來得及回身擋駕。就被“霸王劈山”虛氣打中后背。跌落在青石板上。身子動了動,翻身打滾,嘴里每咳嗽一下就吐出一大口鮮血。“啊”邱天鶴慘叫震耳欲聾。一不留神,左手四指被西門伊朗齊齊砍掉。殷紅鮮血如噴泉般濺了西門伊朗一身。邱天鶴慘叫之時,右手之拳也在同一時間重重打在西門伊朗作肩上。一聲骨碎聲,邱天鶴又暴踢左腿,將西門伊朗踢在一棵齊腰粗的已遭殘害的樹上。又‘啪’的一聲。掉在草圃上。血流不止。右手握刀之手慢慢松軟......

  邱天鶴一步步走向東門小濤。此時邱天鶴渾身是血,好似那地獄厲鬼,好不駭人!東門小濤支劍站立起來。又被邱天鶴一拳擊在腦門。‘撲通’一聲,迎天倒地,鮮血又再次吐出。在倒地的一剎那,自頸中露出一玉佩。正是這玉佩出現。令邱天鶴緊握的拳頭,一點點松開。眸中已濕潤。“神龍游步”人影一晃,把玉佩從東門小濤頸中繩索中斷繩取下。以殘抖的雙手撫摸玉佩。玉佩是上好瑾石。陽光一照,發出燦爛熒光。煞是好看。玉石內雕著一戲水天鶴。水上還有幾片荷葉和荷花。荷花上有一輪晨日。發照出萬道金光。撫摸著,已有二三滴眼淚墜落在玉佩上。臉上已淚流成行。口中喃喃道:“紅蓮...紅蓮....你在哪里...你到底有沒有死啊...”

  東門小濤聞言,心中甚是詫異。心付:“紅蓮,這不是我娘的閨名嗎?他怎么知道。聽他口氣,好像認識我娘。且關系非同一般。”

  攸然“東門公子,這玉佩,你從哪里得來的,本王求你,實告之。”邱天鶴掛淚的臉呈現出歲月的滄桑。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

  東門小濤道:“不瞞邱幫主,這玉佩是我娘自小送與我的。說是可以辟邪,還可以帶來好運。”

  “你娘閨名可是叫春紅蓮?”

  東門小濤點點頭。

  “天意啊”邱天鶴嘶啞的聲音充滿凄涼:“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上天為什么這樣玩弄我。造化弄人。。。當真是造化弄人啊。”喘著粗氣,沉思一會,又悲聲徐徐道來:“那夜,我率人殺入東門府,見到你娘,就覺得她極像紅蓮。當時,我根本就沒細心想到會有那么巧。。。紅蓮,我為你上地獄山抓血蛇,你卻和東門衛冬結為夫妻。你怎么對得起我啊?是‘老天弄人,還是前因后報’?”

  慧心方丈從地上支撐站起。疑問道:“如此說來,那天在地獄山山崖邊,將你打落萬丈深崖的就是東門衛冬?”

  “他為什么這么做?為什么?”邱天鶴發瘋似的大叫:“那時,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我只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他為什么要害我呀?”

  “不是的”東門小濤一聲大吼,“霍”地一下,從地上站起,訇道:“不是我爹把你打落萬丈深崖的”東門小濤將臉別過去。回憶道:“小的時候,有一次,我貪玩將衣服掛破了,就去找娘補。剛到她的房門前,就聽見爹對娘說:紅蓮,不要傷心了。昨天不過是作了一個夢。當不了真的。我娘哭道:可是,在夢中他分明還活著。我爹安慰我娘道:聽趙漠說,他親手把他打落到萬丈深崖。再者,事情已過去近十年了。趙漠已被我打死。也算為他報了仇。”

  趙漠------邱天鶴當然認識。就是他當年的結拜兄弟。這個人不但武功深不可測。還深通醫理毒藥。曾救過邱天鶴一命。所以,邱天鶴特別尊重他。“想不到會是他害我性命”邱天鶴恨聲自語道。

  東門小濤見邱天鶴閉口不語,雙眸無彩。接道:“隨后,我娘又說:衛冬哥,謝謝你。要不然,我恐怕早被趙漠那喪盡天良的殲人所污。我爹嘆一口氣說:都十年了,還提它干嗎,我會好好照顧小濤的,也算是對他有個交代。”說到最后一句。東門小濤本來不想說。但還是流著淚說了出來。

  邱天鶴聞最后一言。整個身子如觸電一般。露出不信與高興之態。掃一眼東門小濤。見東門小濤淚流滿面。猜知他所言非虛。狂喜顛道:“聽東門衛冬之言意。你就是我的兒子...我兒子...哈哈...我有兒子...我有兒子啦...蒼天有眼啊...我也有兒子啦...”喜極而泣,淚花再一次流出。

  “不”東門小濤大叫:“我不是你兒子,你也不配做我爹。”

  “為什么......為什么?”邱天鶴聞言,如五雷轟頂。

  “因為你是個殺人魔王!”

  “啊”邱天鶴怪叫著。拋起玉佩,一拳隔空打去。玉佩碎為萬塊。簌簌下落。雙手抱頭,不斷捶打。他也不想當什么殺人魔王。換成任何人,在萬丈深崖下生活三十年,也一定會對世人不滿,對老天做出的極不公平的安排發出惱恨,加之有‘天魔’遺命。所以他的心早已經在變殘忍。這一切也都是老天在游戲他。口里哭著大喊:“我兒子不要我啦。。。我是殺人魔王。。。我兒子不要我啦。。。”狀似瘋子。是的,畢竟他還是人,一個活人,他的心再殘酷,也是有七情六欲。當年近六十已經算是個老頭子的他得知有一個兒子時,又有誰能體會的到他那時的興奮心情。應該說-----沒人能體會的到!在他聽到兒子不認他這個父親時。又有誰能體會的到他那一刻的痛苦心情。應該說----也沒人能體會的到!

  東門小濤看向慧心方丈,又看向西門伊朗。最后目光定在邱天鶴身上。這才是他真正的爹呀。可是他卻不能相認,不是不能相認。而是他不想相認罷啦!因為他是個殺人魔王。他的外號就叫“瑣命獵王”

  看著已近瘋狂的邱天鶴。東門小濤淚花簌簌下落。這才是他的親爹-----給育他生命的爹呀!如果殺了他。要遭天遣地誅的。畢竟,兒子殺父母,自古天地不容。但,他確實是個殺人魔頭。滅東門世家,西門世家。毀丐幫,泰山派,恒山派,全真教等,加之此次剿戰又殺四千余人。共計六千條人命。如此滔天大罪。能放過他嗎?東門小濤心陷入極端矛盾之中。殺他,天誅地滅。不殺,六千條冤魂!六千條人命!難道讓他逍遙法外嗎?可對得住良心?對得住天理?看向西門伊朗,咬咬牙,‘開天劍’緊握在手。西門伊朗也提刀過來。“嘩”一道綠光,一道金光分別按在邱天鶴的脖子上。東門小濤含淚哭腔顫聲道:“對不起,我不能放過你”

  邱天鶴此時倒理智了許多。悲聲道:“濤兒,爹求求你,可不可以叫我一聲爹?爹死也瞑目啦”一代梟雄,此刻卻像一個渴望得到乞求的乞丐一樣。他在渴望,渴望東門小濤開口叫他一聲爹。就是死,亦無所謂!是的,半柱香之前,他還是一個毀幫滅派不可一世之梟雄。一旦知道自己親手殺了至今仍最愛的女人及還有了骨肉,心中的霸世雄焰,頓時化為烏虛。梟雄倫為一個像乞丐一樣的老頭。人很容易被感情擊倒,特別是遲來的感情。哪怕曾經封閉,孤獨,惱恨,無情生活三十年。

  東門小濤看到一下子蒼老古稀的邱天鶴。淚珠在眼眶里來回打轉。臉上肌肉無法自控地顫抖著。終于,聲音隨著淚珠一齊出來:“爹”

  “爹”字喊出。‘開天劍’橫切下去。西門伊朗也淚水模糊,手中‘劈地刀’一旋,斜削下去......

  一個“爹”字,讓邱天鶴陡然變的那么平靜。像是沉思,又似發呆。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不知是悔笑?是慘笑?是悲笑?還是滿足的笑?但與此同時。他什么也不知道。神識一片模糊。慢慢,慢慢地,慢慢地倒下去!

  一代狂人,又重演三百年前那場悲劇。同樣是那么巧。死在‘開天劍’和‘劈地刀’之下。但,這次悲劇似乎比上次更悲。因為,邱天鶴死在自己兒子的劍下。而東門小濤竟殺了親生父親。問蒼天還有比這更悲涼的事嗎?

  慧心方丈見邱天鶴死去。來到東門小濤身邊,雙手合十。開導小濤道:“東門公子,你雖然殺了他,但他是殺人魔王。江湖人知后,也不會怪你的。相信上天會寬恕你的,阿彌陀佛!”

  東門小濤雙眸無光。一字一字道:“自古至今,不論大俠士還是清官。殺死自己親生父母之人。終是不肖兒。為人子,卻殺父,天地不容。我走以后,望大師和西門兄將我和我爹娘葬在一起。我東門小濤謝謝......”

  說至此,便向后倒去。西門伊朗與慧心方丈忙扶住他。只聽到“汩汩”流水聲。二人低頭一看------東門小濤小腹處插著一把劍,一把無所不催的劍------開天劍!直沒劍身。只露出一劍柄。血,順劍身嘩嘩流出......

  后記

  西門伊朗答應東門小濤死后將尸首并邱天鶴合葬于他娘與東門衛冬棺內。另外,又將他二弟小妹尸首一起合葬。一家六口,共為一棺。

  慧心方丈也將項全等人接入少林療傷,有有要事在身不想去少林直接回自己門派的。在少林療傷者,傷好后。各自回自己門派。幫派滅亡者,又得以重建。地獄幫徹底瓦解。江湖又得以平靜。

  結局了骨肉,心中的霸世雄焰,頓時化為烏虛。梟雄倫為一個像乞丐一樣的老頭。人很容易被感情擊倒,特別是遲來的感情。哪怕曾經封閉,孤獨,惱恨,無情生活三十年。

  東門小濤看到一下子蒼老古稀的邱天鶴。淚珠在眼眶里來回打轉。臉上肌肉無法自控地顫抖著。終于,聲音隨著淚珠一齊出來:“爹”

  “爹”字喊出。‘開天劍’橫切下去。西門伊朗也淚水模糊,手中‘劈地刀’一旋,斜削下去......

  一個“爹”字,讓邱天鶴陡然變的那么平靜。像是沉思,又似發呆。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不知是悔笑?是慘笑?是悲笑?還是滿足的笑?但與此同時。他什么也不知道。神識一片模糊。慢慢,慢慢地,慢慢地倒下去!

  一代狂人,又重演三百年前那場悲劇。同樣是那么巧。死在‘開天劍’和‘劈地刀’之下。但,這次悲劇似乎比上次更悲。因為,邱天鶴死在自己兒子的劍下。而東門小濤竟殺了親生父親。問蒼天還有比這更悲涼的事嗎?

  慧心方丈見邱天鶴死去。來到東門小濤身邊,雙手合十。開導小濤道:“東門公子,你雖然殺了他,但他是殺人魔王。江湖人知后,也不會怪你的。相信上天會寬恕你的,阿彌陀佛!”

  東門小濤雙眸無光。一字一字道:“自古至今,不論大俠士還是清官。殺死自己親生父母之人。終是不肖兒。為人子,卻殺父,天地不容。我走以后,望大師和西門兄將我和我爹娘葬在一起。我東門小濤謝謝......”

  說至此,便向后倒去。西門伊朗與慧心方丈忙扶住他。只聽到“汩汩”流水聲。二人低頭一看------東門小濤小腹處插著一把劍,一把無所不催的劍------開天劍!直沒劍身。只露出一劍柄。血,順劍身嘩嘩流出......

  后記

  西門伊朗答應東門小濤死后將尸首并邱天鶴合葬于他娘與東門衛冬棺內。另外,又將他二弟小妹尸首一起合葬。一家六口,共為一棺。

  慧心方丈也將項全等人接入少林療傷,有有要事在身不想去少林直接回自己門派的。在少林療傷者,傷好后。各自回自己門派。幫派滅亡者,又得以重建。地獄幫徹底瓦解。江湖又得以平靜。

  結局

【地獄錄】第六章:子殺父無言(結局)的圖片

心無丘壑,何以畫蒼鷹!